神笔马赞-最新美文网

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故事新编 >

神笔马赞

时间:2017-10-18 来源:原创 作者:殷宏章 阅读:9
  

  从前,哈尼国有一个画画的人,人称神笔马赞。天生是聪明伶俐,酷爱画画。你是天上飞的、地下跑的、水里游的,没有他不会画的。画什么像什么,如同逼真像活的一样。尤其是擅长山水画和人物画,画山水似山清水秀的非常逼真;画人物似有血有肉的栩栩如生。
  
  哈尼国丞相索霸天,身高六米,头大如盆;手大似扇,脚大如船;身材魁梧似牛,腿粗强壮如柱。既是个武功盖世的高手,又是个力大无比的人。索霸天说的一句话,“恨天无把、恨地无绊;天若有把我必举起,地若有绊我必提起。”不仅是个穷凶极恶的人,还是个身居高位的好之徒。如今国王昏庸无道,治国无能。奸臣当道是祸国殃民;草菅人命是鱼肉百姓;嫉贤妒能是扰乱朝纲;颠倒黑白是贪赃枉法。四处搜刮民脂民膏,烧杀抢夺是屡禁不止。老百姓是生活在水火之中,个个都苦不堪言。
  
  马赞是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三百六十五天是风雨无阻。这一年到头辛苦不说,还是脱离不了一个“穷”字。只能唉声叹气的说,穷的一支笔都买不起了。在田地里干活,休息中用草根如同一支笔来画画;在山上放牛,用树枝如同一支笔来画画;在河边上洗脚,用清澈见底的水如同笔墨来画画……
  
  哈尼国政权动荡,民不聊生。震惊了天庭,惹怒了玉帝。玉帝是龙颜大怒,召集各路神仙和文武百将。共商对策,准备捉拿。玉帝说:“索霸天,哈尼国奸臣。国王昏庸无道,治国无能。奸臣结党营私是祸乱朝纲,奸淫民女是抢夺民财。不除之,难以平民愤!”陛下,是的。太白金星说话了,天地相连,如同血肉相连。天与地相连有不同的法度,天有天界的天庭法度,地有地界的国家法律。我们未经哈尼国允许,擅自越界捉拿不妥。玉帝说:“哦,太白金星。你有何妙计?”陛下,哈尼国有个画画的人叫马赞,他是降住奸臣的合适人。不用天庭出一兵一卒,我定能捉拿索霸天了。
  
  太白金星接过玉帝旨意,来到哈尼国地界了。看见马赞睡觉做梦了,嘴里还在说梦话。太白金星摇身一变,走过来个慈祥的老爷爷了。嗯,这个人是谁?马赞说:“老爷爷,你是谁?”哦,我是太白爷爷!因为路过贵地听见你说梦话,所以托梦来看你了。马赞说:“太白爷爷,我说什么了?”孩子,你是不是想要一支笔?马赞说;“太白爷爷,当然了!你怎么知道了?”太白金星是微微一笑,你是做梦都说出来了。你是个嫉恶如仇、伸张正义的人,为了奖励送你一支笔。
  
  这不是普通一支笔,像是个梦想成真的笔。老爷爷是特别嘱托一句话,起笔应该要多从善、千万是不可作恶。有了一支神笔,天天替穷人画画。他用笔画了一只鸟,鸟是扑动的翅膀,飞到天空了;他用笔画了一条鱼,鱼是弯弯的尾巴,游进水里了。谁家种地没有牛,他用笔画头牛帮助耕地;谁家田里缺水没有水车,他用笔画个水车帮助补水;谁家是没有石磨,他用笔帮助画个石磨……
  
 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消息很快被索霸天党羽知道了。对这个神笔马赞的事,禀报给哈尼国丞相了。索霸天是心里想了想,天下还有这个怪事?当今我是哈尼国丞相,天天是杀人喝血,补充身体功力。哈尼国是美女如云,我是日日做新郎。我的党羽是搜刮民脂民膏,都是来敬贡我了。我是权钱在握和身居高位,天下什么没见过了。唯独是神笔马赞的事,让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了。明明有了一支神笔,怎么不来献贡给我了?立刻是吩咐官兵,速速捉拿神笔马赞。若胆敢有反抗的举动,立即处死!
  
  马赞是五花大绑送到丞相府了,看见眼前个头矮小和骨瘦如柴的人。索霸天感觉他跟常人没有什么不同,不过两个眼晴是炯炯有神。那个看人的眼神,仿佛是透露出杀气。索霸天说:“马赞,你知罪吗?”嗯,索大人。不知道草民是所犯何法,哪来的知罪?索霸天说:“你有一支神笔,为什么不禀报官府?不交给官府,你就是犯法!”索大人,这一支神笔,我是一没偷二没抢,凭什么要上交官府?我看上交官府是假,你想据为己有是真吧!
  
  大胆,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!我是一国丞相,什么没有见过了。我想要的东西,没有一个人敢说个“不”字。索霸天说:“马赞,你的一支神笔,是哪来的?”索大人,我这一支神笔,有个老爷爷是梦中送给我的。索霸天是眨了眨眼晴,惊讶地说:“马赞,你说什么疯话?”相府家丁站在旁边,狗仗人势的插话了。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,又在说封神榜了!快把神笔交出来,否则要你的小命。一边的说话,一边的搜出一支神笔,交给索霸天的手里了。
  
  哈!哈!哈!我有了这一个宝贝,真是天意了。如果我想要金山和银山,那画一个不就如愿以偿了。索霸天是拿着笔瞧了一眼,自言自语的说话了。这一支神笔和其它的笔,没有什么区别了。为什么都说是支神笔,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了。古人云: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只有自己用笔的试一试,才能知道它是不是神笔。索霸天是一边的说话,一边的画条狗,咳!汪汪叫几声,一条狗摇摇尾巴的走了。又提笔画了一块金砖,嗯!只见是金光闪闪,一块金砖是摆在眼前了。神,神笔。真神了!
  
  马赞知道哈尼国的奸臣,索霸天是个心狠手毒的人。他若没拿到神笔,我还会有一条命;他若拿到了神笔,我命休矣了!果不其然,索霸天是露出凶恶的嘴脸了,大声地喊道:“来人了!马赞是私藏神笔宝贝,不上交官府是理应有罪。刀斧手,拖下去砍了!”你,你拿到一支神笔了,怎么还杀人?你就是个畜生,真是个杀人魔!索霸天是有些吃惊,没想到他胆敢骂我一国丞相。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,信不信?两个手指就掐死你,一个脚趾就能踩死你。你是遇到我了,好比是一副对联。上联道:“树不要皮,必死无疑。”马赞看见眼前狂妄的人,微微一笑地说。索大人,你是坏事做尽终有报应了。你是遇见我了,送你一副对联。下联道:“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。”你不除之,天理难容。用嘴是轻轻的一动,念了一句咒语。那一支神笔飞过来了,马赞是手握一支神笔。在空气中画了一座山,看见了山动地摇。天空是一声巨响,飞沙走石的高高垒起。一个帖有咒语符纸的大山,死死的压住索霸天了。
  
  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