扒灰-最新美文网

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故事新编 >

扒灰

时间:2017-11-08 来源:原创 作者:殷宏章 阅读:9
  

  山南省南山县人民法院,副院长牛仁(化名)。南州市人大代表,南山县政协委员。不仅精通民法和刑法的知识,还是个南山县的国家干部。妻子是一名中学教师,儿子是个患有先天性智障的人。按说三口之家,应该都是其乐融融。可是,天不遂人愿。俗话说:“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”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人,也没有完美无瑕的事。牛仁心里想一想,虽然在南山算有权有势的人,但是提到儿子就心灰意冷了。
  
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牛仁担任南山县人民法院副院长,期间利用职务之变,滥用职权的捞钱;行使法官特殊身份,假公济私的办案。工作上办案的条件,你给钱就能办,你不给钱就拒之门外。南山百姓说了一句话,他是吃完原告吃被告,吃完被告吃原告。完全丧失一个国家干部的政治原则,公然失去法律法规的作用。思想和道德上的缺位,滋生和腐败上的泛滥。他不是一般的国家干部。手拿法捶维护社会公平公正的法官。虽然在官场上风光无限,但在家庭却是失败的人。
  
  牛仁的儿子,牛精(化名)生在一个干部家庭。天下父母都是一样,想着自己儿子能有出息。没想到命运总爱捉弄人,儿子生下来就是个智障的人。天资聪慧,活蹦乱跳的孩子,以不太现实了。只会留下傻头傻脑的人,浮现出眼前了。其实,人生有很多的无奈,谁也无法预料了。想起儿子是个残疾人,思想都要崩溃了。生活中求他办事成的人,那么会说些同情的话;求他未办成事的人,自然不会说句好话了。如果他是清正廉明的好官,那么儿子就会是健康的人。贪赃枉法和以权谋私的人,都很容易遭到天谴了。扪心自问的说了句话,我做人做官是做到尽头了。
  
  小时候,牛精是淌鼻涕和嘴边流口水,面容和眼神看似是瘫痪。迎面而来一瞧,清楚地看见是智障的孩子。时不时地见到人,还吐人吐沫了。牛仁和妻子是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在邻居和亲戚朋友的劝说,也去了不少大城市求过医。治病是花了不少钱,效果好转不是很明显。专家指出:先天性智障的孩子,病情难以根除。只有用药物的控制,慢慢地治疗。虽说儿子智障未能完全治愈,但淌鼻涕和流口水好了。既没有淌鼻涕和流口水,又见人也不吐吐沫了。……
  
  牛精是渐渐地长大,眼瞅着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。父母是愁眉不展了,看见儿子呆头呆脑的样子。想起娶妻生子的婚事,感觉到有些麻烦了。一个无工作靠父母养着的孩子,一个发育不良是智障的人。人心都是肉长了,我们是将心比心。咱们不是自暴自弃了,哪家姑娘会愿意嫁给儿子了?为了儿子智障的事,夫妻之间常常吵嘴。妻子埋怨地说话了,你工作上没干好事。天天抽烟喝酒的应酬,自己不注意身体。如今儿子变成这般的模样,都是你给害得了。丈夫听见不高兴了,怎么是我给害得了?你那块“破盐碱地”种啥都白搭,好种子到你那里都没用了。
  
  说来也巧,经人介绍。农村进城打工的姑娘,玲儿(化名)说愿意嫁自己的儿子。她说牛精智障没关系,条件是要安排个好工作。这单纯幼稚的姑娘,她说的一番话有些惊人。俺是农村山里的女娃子,做梦都想留在城里生活了。牛仁和妻子都扫了一眼,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孩。心想儿子前世是修来的福分,没想到找个漂亮的姑娘了。瞧见姑娘说出掏心窝的话,夫妻俩将信将疑的答应了。他们心里都明白,姑娘愿嫁是看家庭条件好。双方出于面子的问题,考虑到牛精是智障的人。没有操办结婚的酒席,他们是领证就走到一起了。
  
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,儿媳肚子还是没渐长。想到智障的儿子了,公公和婆婆都干着急。我作为公公这方面不好开口,公公让婆婆跟儿媳说一说。试问儿媳是什么原因?儿子结婚都好长时间了,儿媳肚皮怎么还无动静,怀疑两人生理上出问题了。如果真的生理上出问题,我们督促去医院检查治疗。咱们是盼星星盼月亮,做梦都想抱个孙子了。儿媳知道公公与婆婆的意思,陪着丈夫来到南州市医院了。对身体做了全面检查,结果智障儿子患有先天性无精症。儿媳得知专家诊断的报告,不能做个完整的女人。刹时感觉似肝肠寸断了,后悔是已经晚了。
  
  古人云:找对象是讲究门当户对,没有门当户对的婚姻。不仅是两个人不能幸福,而且夫妻更谈不上美满了。孩子是夫妻之间爱的结晶,又是夫妻之间感情的桥梁和纽带。没有孩子的婚姻,夫妻感情是十分脆弱了。牛精是个智障的人,不太明白夫妻之间的事。一个是风姿绰约的女人,需要好男人百般呵护的滋润。每次解决生理上需求的事,总要教着牛精完成作业。那没有激情的夫妻生活,也真是满足不了人的欲望。夫妻之间需要生活和谐,不能满足女人的要求。久而久之,夫妻之间问题就出来了。那些夫妻偷情和扒灰的故事,显然是潜意识的脱颖而出了。无论谁做偷情和扒灰的事,出轨背后都是要付出代价了。公公婆婆和儿子儿媳住一起,时间长了难免有磕磕碰碰。全家人同在屋檐下一口锅里吃饭,公公与儿媳遇到尴尬的事。有些时候也会发生,关键在于双方理性的克制。如果公公与儿媳遇到尴尬的事,那么未能理性的克制;如果双方都是日久生情了,那么乱伦问题就会出来了。
  
  话说一个礼拜天,大家都休息了。公公是喝了白酒,吃了点午饭。头有些晕眼有些花了,走进卧室准备午觉了。婆婆是个中学教师,礼拜天给学生补课,她吃完午饭就走了。牛精是个智障的人,天天吃完午饭就出去,到了吃饭时间就回来。儿媳是一边的刷碗,一边的刷锅。锅盘碗杯都收拾好了,准备到房间休息了。谁想到肚子是一阵疼了,她感觉是拉肚子了。儿媳为了急于方便,那卫生间门忘锁了。说来话长,不知怎么了。公公醉醺醺的样子,也要到卫生间方便。他推门就进卫生间了,只见儿媳是春光乍泄了。儿媳慌忙的说话了,出去!出去!公公满脸羞涩地退出来了,心脏是喷喷直跳。看见美丽女人的画面了,仿佛一颗心快蹦出来了。思想在错位,血液在沸腾。一不想二不休,他是强行和儿媳发生不正当关系了。
  
  儿媳说:“公公,你知道我的心思吗?我和你的儿子结婚是假,甘心情愿想嫁给你是真。”
  
  公公说:“玲儿,我看出来了。牛精是个智障能的人,你说智障没关系了。我和你婆婆就怀疑了,断定你姑娘是为钱来了。”
  
  儿媳说:“公公,这样保持关系也好!我们明面是公公与儿媳的关系,实际背后是私交与情人的关系。
  
  公公说:“玲儿,你想法我看也行!我们既是天天能够相见,咱们又是日日能够相聚。
  
  儿媳说:“公公,这样偷偷摸摸的生活。牛精和婆婆知道了,那怎么办了?”
  
  公公说:“玲儿,我看这样的生活好。牛精是个智障的人,应该不会察觉。你婆婆的防备点,我们小心点就行了!”
  
  人逢喜事精神爽,老闷忧愁瞌睡多。公公与儿媳长期睡一起,没想到儿媳怀孕了。他们既高兴又难过了,高兴是儿媳怀孕有孩子了,难过是孩子生下来了,该喊爷爷还是喊父亲呢?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了。想到这种不能见光的事,公公与儿媳有些闷闷不乐了。儿媳心想把胎儿打掉,公公想要把孩子生出来。他们都是瞻前顾后了,还没有拿出合适的办法。牛仁正在愁眉不展的时候,没想到厄运又降临了。他利用职务之变,知法犯法。大肆敛财,收受贿赂。市纪委调查取证属实,检察院依法拿出逮捕令把人带走了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儿媳瞧见公公被抓坐牢了,无情地做掉胎儿和儿子离婚了。从起,再也没看见公公与儿媳的人,却见母亲和智障的儿子相依相伴了。
  
  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