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与白(40)-最新美文网

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百味人生 >

红与白(40)

时间:2017-11-24 来源:原创 作者:宜昌石头 阅读:9
  红与白(40)
四十、闹

打丧鼓最能激发听众的兴趣、唤起大家的热情、提高守夜人的参与度,重中之重就是“闹”。其中之一就是和那些孝子贤孙一问一答。
比如,歌师会唱:“请问孝官,亡人在世你请没请医生?抓没抓药方?”孝子贤孙中的略懂唱词的就必须唱着回答:“医生请了几十个,药方开了几十张,只怪阎王要命,叫我们这些孝官怎么样?”歌师会接着问:“又问孝官,几时起的病,几时倒的床?”丧家的代表就应该回答:“初一起病,初二倒床,初三初四睡在床上,初五初六茶水不沾,初七初八辞了阳,初九初十设下的灵堂。”像这样一问一答的丧鼓词就显得十分动情,能勾起大家对亡人的哀思,与此同时,鼓师的鼓声也会因此而变得悲伤,以烘托气氛。
比如《受恩歌》,就是从“提起亲恩大如天”唱起,接着唱道:“树有根、水有源,劝人须当孝为先……父母账、有万千,不还焉能无罪愆?”孝子贤孙必须跟着回答“要还。”然后歌师会从母亲十月怀胎、痛苦生育、精心哺乳,以及父亲的极尽呵护、谆谆教诲、言传身教说起,一直说到父母帮着儿女婚配,一直唱到“还要与儿挣田园”。每段用两句模仿众人的话归结质询:“欠了父母千千万,借问你们还不还?”所有的孝子贤孙齐口回答:“要还。”气氛很严肃,感情很强烈,每到这样的时候,除了一问一答,灵堂几乎鸦雀无声。
“闹”的第二种形式是赛歌,因为守夜的时候,除了亡人的孝子贤孙中的直系亲属按规矩不能唱歌和言笑以外,其他的亲朋好友、左邻右舍均可自报奋勇上来歌唱一番。比如夷陵区分乡镇就有“听见丧鼓响,不唱喉咙痒”之说。在歌师打丧鼓期间,其他丧鼓歌爱好者可随时接着他的歌词唱。只是接唱之前要先唱几句礼节词。比如:“天上乌云起,师傅我换你,我换歌师歇口气。歌儿接上口,师傅你莫走,恐怕自己唱不好,依然你儿来接手。”
赛歌也分很多种,除了自报奋勇,还有配合默契。比如打丧鼓的老师傅想休息一下,想让另外的爱好者接着唱一会儿的时候,就会唱:“闲来无事街上走,拣得一节白莲藕,吃了半头留半头,还有半头待朋友!”守夜的人中的跃跃欲试的大有人在,听到这样的唱段之后,随即就会唱上一段。开头的“引子”是这样的:“歌师唱了这一会儿,我在旁边‘栽(宜昌话打)’磕睡,把我的仁兄吃了亏,出丑卖怪我来接鼓锤!”
也有人用唱词婉拒他人的邀请。比如夷陵区鸦鹊岭就有这样土里土气的唱段:“相陪仁兄把歌作,跛子上树奈不何。月在青天影在波,不怕讲的不同科。虽陪仁兄这样说,灶内锵刀我缺火。 乌龟背上把刀磨,不好就要遭坎坷(或者唱‘砍脑壳’)。怕的众台下网罗(宜昌话里的圈套), 进得阵来跳不脱。怕学瞎子跑下坡,跑的少来滚的多。推倒架子把酱泼,逗得旁人鄙笑我。那时旁人来踏绝(宜昌话羞辱),好似腰里别牛角。愚下情愿当懦弱,莫等旁人骂急作(宜昌话里形容没有用)。”
土家人跳丧“撒尔嗬”的歌词里也有很诙谐的唱词,比如《改调》:“这个号子又改调,改调又把五句子叫:五句歌,只五句,上得天来下得地。上天就是鹰鹞子,下地就是云中梭,这才算得五句子歌。五句子歌我起头,木匠难起五方楼,石匠难打石狮子,铁匠怕打铁绣球,幺姑怕绣花枕头。不会跳丧的巴(长阳话贴)门站,眼睛鼓起象鸡蛋,厨屋里一声喊吃饭,肚子胀哒象油罐,亏他还是个男子汉!”
十分形象生动。
分享到: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